文化长廊
■ 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医院文化 > 文化长廊

一束杜鹃花

信息来源:苍南县人民医院   发布者:陈竟伟   时间:2007-10-04   浏览量:2029次
      在医院急诊室上班,脏、乱、杂、烦、累,搞得我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  总感到这世界太不了解医务人员了,整天面对的都是奄奄一息,愁眉苦脸的病人,每天都重复着自古不变的程序:询问病史、检查身体、开药方……心情也不知不觉烦燥起来,有时还莫名其妙地和一些啰啰嗦嗦的病人斗几次嘴。
又是一个彻夜未眠的夜班。次日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医师办公室。突然,眼睛一亮。发现办公桌上放着一束红艳欲滴的杜鹃花,嫩绿的叶子还缀满羞露,给急诊室带来了一股勃勃生机。花虽然是盛在玻璃罐中,但那浓烈的生命气息顿时使我徒增几番激动。
     我是一位从农村里走出的医生,生性不太爱花,对于杜鹃,有的只是孩提时的记忆。而眼前这束杜鹃花,竟然如此轻易地主宰我内心有情感,这倒不是因为那不畏贫瘠傲然绽放于劣土的秉性,而是它不被安放在舒适温馨的案头窗台,却出现这个压抑、嘈杂的医院急诊室。
这是哪位病人的心意?
     蓦然,我发现病房门口站着一个小女孩,七八岁光景,粉红色的连衣裙布满皱折,似乎还沾些泥巴,一双纯真的大眼睛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忧悒。霎时,一股热流涌上我的心口,原来花是她送的!记得很清楚,她是5床病人的女儿。昨晚,她妈妈呕了许多血,家属每隔10分钟就叫醒我一次,说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。病人痛苦表情我是见惯了,一下子失去理智狠狠地把家属训了一通,总算多睡了一小会儿。现在看到了杜鹃花,我心平静了许多,昨晚的不愉快刹那间被春风吹得无影无踪。
     我揣着愧疚,悄悄走过去抱起女孩,来到她妈妈病床边,病人苍白的脸上绽出笑容,说:“医生,其实我们知道你很辛苦,但病人的心情是很焦急的,希望你能理解。这束杜鹃花是我女儿清晨到山上采的……”我动情地点点头,俯身为病人仔细检查一遍,这次是把她当作有丰富情感的人来检查的,而不是当成生物学概念上的病人!
     自那后,那束杜鹃花便深深植根于我的心中。一想起它,我就体会到身上这件白大褂的份量,变得心平气和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