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长廊
■ 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医院文化 > 文化长廊

病情不容我多想

信息来源:苍南县人民医院急诊科   发布者: 邱学斌   时间:2007-12-26   浏览量:2575次

 

    20年前,我在大山里的一家矿山医院担任内科病房主任,病房住满患上矽肺的老工人。患矽肺时间长了,并发症多,尤其是并发顽固性慢性呼衰、心衰等,随时有被夺去生命的危险。这里医疗条件差,信息闭塞,只能凭借自己扎实的基本工和长年累月摸索过来的临床经验,和矽肺老工人并肩作战,与死神赛跑。

    有一年冬天的一个深夜,一阵紧似一阵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,我急忙拿起电话筒,“邱主任吗!13床的病人呼吸极度困难,情况很差……”电话那头传来值夜班护士小李焦急的声音,我一滑溜从暧暧的被窝里钻出来,冒着刺骨的寒风,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 这时,病房抢救室的门外挤满了人,“邱医生来了!邱医生来了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随后人们有意识让开通路,把我拥进病房抢救室。一踏入病室,我心里一热,全身寒意顿消。病人端坐在床上,极度衰竭,呼吸急促,面色发青,正在面罩给氧。老工人吃力地抬起头,断断续续地说:“邱医生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”我一边简单询问病史,一边按慰病人,同时诊查病人身体。

    这是一位3期矽肺的老工人,并发症特多,这天夜里突然呼吸困难进行性加剧,经过常规平喘化痰,强心,利尿等治疗无效。病人一动就有濒死感。对患者体检时,我发现病人呈桶状胸,双肺过清音,两肺呼吸音低,心率快有力。我迅速在脑子里寻找对策,排除重症哮喘,急性心衰外,有可能气胸,难道有双侧气胸不成?

    对矽肺病人来说,一点点的气胸就是个致命的打击。送去行胸部x线拍片检查以便确诊,需要一定的时间,已经来不及了,当时无床头拍片设备,就是有,拖来检查也赶不上用途。

    时间就是生命,不允许我多想,只能去冒险。我急中生智,拿来5毫升的注射器,先后在病人的左右肋间隙锁骨中线靠外侧进行穿刺,发现透明的针筒里有大量气体往外压,确诊双侧自发性气胸。立即换来胸穿针进行穿刺抽气,患者呼吸困难渐渐减轻,面色也好看起来,我长长吞了一口气,接下来,请外科医师协助胸腔切开进行水封瓶闭式引流。不久,病人终于回过神来,用感激的眼光注视着我们,我们又一次把死神远远地抛开。

    事后,有同事开玩笑说,老邱,你的胆子真够大呀。现在回想起来真有点汗颜,假如当时为了寻找诊断依据,按部就班,去行x线摄影检查,为了明德保身,先与病人家属谈话,写知情同意书,耗费精力时间,后果不堪设想。